新闻资讯 > 资讯列表 > 当前资讯

活在乔布斯阴影下的苹果CEO——库克

发布时间:2014-03-04 09:11
164 次阅读

活在乔布斯阴影下的苹果CEO——库克

阴影笼罩

  就在蒂姆·库克(Tim Cook)2011年8月接替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出任苹果公司CEO后不久,他便对一位密友表示,他每天早晨起床后都会提醒自己,做正确的事情就好——别老想着乔布斯会怎么做。

  然而,当在乔布斯两个月后因为胰腺癌去世时,他的阴影还是无处不在。这位被人誉为梦想家的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的讣告,刊登在各大报纸和网站的头版。全球各地的电视台也在不遗余力地宣传他给世界带来的改变。

  在纽约,Simon & Schuster提前一个月出版了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撰写的《乔布斯传》——封面也采用了苹果惯用的简约设计,在白色的衬底上印上了这位已故苹果联合创始人的黑白照片。苹果也用同一张照片作为遗像刊登在公司主页上。这张照片带有典型的乔布斯风格,就连他的朋友和同事都感到惊讶:他在天堂依然能保持着对苹果公司走向的强大掌控力。

  就连苹果总部举行的悼念仪式也像是乔布斯亲自站在舞台上主持一样。周日晚间在斯坦福大学举行的悼念活动堪称大佬云集,众多在乔布斯生命中扮演重要角色的人士都悉数出席:比尔·盖茨(Bill Gates)、拉里·佩奇(Larry Page)、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以及克林顿家族等。

  乔布斯的前女友乔安·贝兹(Joan Baez)现场演唱了名曲《Swing Low, Sweet Chariot》。波诺则演唱了鲍勃·迪伦(Bob Dylan)的《Every Grain of Sand》。马友友也带来了他的大提琴,并献上了巴赫的乐曲——他是在乔布斯去世前受邀参加悼念活动的。

  乔布斯走了,但他的精神仍在。甚至可以说,乔布斯的去世已经升华成他的最后一件作品:他的精神遗产。

  作为乔布斯“钦定”的接班人,库克同样出席了追悼会,但与会者似乎不太重视这位苹果公司的前COO。即使是当他亲自执掌苹果帝国的帅印时,库克似乎也难逃乔布斯的阴影。一个连死亡都无法让他消失梦想家,又有谁能与之比肩呢?

  

工作务实

  事实上,从很早以前,乔布斯的继任者就注定要陷入这样的尴尬境地。十多年来,苹果公司的一切都是乔布斯亲手塑造的。从设计到产品研发,从营销到高管任命,一切的一切都要遵照他的喜好。苹果公司的成就不是乔布斯一人创造的,但多数的荣耀都归功于他,这更加剧了他的传奇色彩。一位苹果员工甚至专门给自己的车选了一个独特的车牌“WWSJD”:乔布斯会怎么做?(What Would Steve Jobs Do?)

  库克在并不具备这种宗教般的感染力。他每做一个决定,都会面临人们挑剔的眼光,无论是现任还是前任员工,无论是投资者还是媒体,抑或苹果用户,似乎都会对他吹毛求疵。由于乔布斯时代的苹果总能给人带来惊喜,从而拉高了人们的预期,所以库克不得不奋力奔跑,尽力满足各方各面的期许。

  库克是个老练的商人,他的管理技能甚至不输于乔布斯。他不仅条理清晰,而且在经营苹果这种规模的企业时,也显得更加务实。但没人能胜过乔布斯——尤其是与乔布斯截然相反的库克。

  如果说乔布斯是明星,那么库克就是舞台监督。如果乔布斯是理想主义者,库克就是现实主义者。现在,库克的实用主义没有了乔布斯的制衡,谁又能为苹果擦出创意的火花?

  由于外界对库克的经历知之甚少,也令事情更加复杂。这位新CEO一直都是一个谜,有些同事甚至将他称作“白纸一张”。人们只知道,他没有太亲密的朋友,从不参加社交活动,也很少谈及个人生活。

  沉默寡言的库克家里共有3个孩子,他排行老二。童年时期,库克一家起初住在佛罗里达的彭萨科拉市。他的父亲是造船厂的工头,母亲是家庭主妇。后来,他们举家迁往阿拉巴马州的罗伯茨代尔市,那是一个白人聚集的小镇,紧靠着平静的墨西哥湾。高中时期,他被同学投票选为“最用功的学生”。他还多次参加各种比赛,并屡获佳绩。在课余时间,库克被任命为学校年鉴的业务主管,原因是他做事一丝不苟,而且对数字十分敏感。

  库克从奥本大学获得工业工程学位后,首先来到IBM(185.17, -0.10, -0.05%),后来又获得了杜克大学的MBA学位。12年后,他跳槽到科罗拉多的电脑经销商Intelligent Electronics,带领这家小公司把营收翻了一番。后来,库克跳来到了康柏,并搬到休斯顿居住。有一天,一位猎头打电话说,苹果公司正在物色一位全球运营高级副总裁。“你要不要来见见史蒂夫·乔布斯?”那位猎头问。

  1998年,库克正式加盟苹果。彼时的苹果正在展开重组,并迫切需要一位有能力的高管来提升生产效率。与前几任高管不同,库克并没有与运营团队一起办公,而是在乔布斯同一层的转角处要了一间小办公室。这是一项明智的决定——与乔布斯拉近距离可以帮助库克更好地了解他的想法。

  作风苛刻

  从加入苹果公司的第一天起,库克就制定了极高的标准。他努力追求最优惠的价格、最好的交付日期、最佳的收益率,一切都力求完美。“我希望你们能表现得像是来自一家年营收200亿美元的公司。”他对采购团队说。然而,彼时的苹果年营收只有60亿美元,利润更是少得可怜。

  在某些人眼中,库克就像一台机器。但在其他人看来,他却极富魅力。他对下属十分严厉,令人胆战心惊,但却只要只字片语的表扬就能激励他们通宵达旦地工作。与他只有点头之交的人认为,库克是一位优雅的绅士,让人想起儿童节目主持人“罗杰斯先生”。但与他深交却并不容易。多年以来,很多同事都曾试图与之展开更加私人的沟通,但成功者寥寥。库克就连锻炼都有意避开苹果园区内部的健身房,而且他在工作之外并不十分友善。

  几年前,当苹果公司即将推出电影编辑软件iMovie时,乔布斯想让高管们拍摄一组自己的家庭电影,以便对软件展开实地测试。库克的影片拍摄的是他找房子的经历,折射出1990年代末期帕罗奥尔托的房地产行业现状。虽然内容很有趣,但那部影片几乎没有透露任何有关他个人的信息。

  乔布斯领导下的苹果就像一部过山车,但库克的风格却更加有序。库克对运营流程的每一步都了如指掌。由于要了解所有团队的详细情况,每周的运营会议都会持续5至6小时。他的下属很快适应了这种模式,学会了像准备考试一样来筹备这些会议。哪怕一丁点失误,都难逃库克的法眼。一位曾经参加会议的人士透露,库克曾经直截了当地对他说:“你的数字让我有种想从窗户跳下去的冲动。”

  库克特别重视库存问题,而这在很多人看来都是最为棘手的事情。库克甚至自称是“库存之王”。

  库克主持会议时让人感觉不怒自威。他总是镇定自若,从不浪费口水,而是直截了当地说:“打开表格,说说你的数据。”当库克注意到某人后,便会抛出一连串问题,直到自己满意为止。“为什么是这样?”“你的意思是什么?”“我不明白,能不能说清楚一点?”更有甚者,他可能会一连串问出10个意思完全一样的问题。

  库克还懂得利用沉默的力量。与乔布斯相比,他经常在会议上暂停。如果有人回答不出他的问题,库克就会一言不发地盯着此人。这种沉默极有威慑力,在场的所有人都会感觉很不自在。在等待对方回答时,他有时会从口袋里里拿出“能量棒”,用打开包装时的声音打破房间内的沉默。

  即使是按照在苹果这种以压力大而著称的公司,库克的会议依然令人倍感苛刻。有一次,另外一个部门的经理听到库克对下属说:“数据有误,你给我出去。”

  库克的季度评估尤其严格,因为他总会细致查看所有内容,然后用黄色便笺将有效和无效的事情逐一分类。他手下的经理甚至经常为彼此祈祷,希望大家都能顺利过关。

  生活简朴

  与工作一样,库克生活中也表现出了同样的条理性。他每天早晨4:30或5点起床,每周都要去几次健身房。他整天都会吃蛋白质营养品,午饭只选择鸡肉和米饭这样的简餐。

  他的精力出奇得旺盛,他可能飞到亚洲,在那里待3天,而当飞机早晨7点降落后,他8:30就会来到办公室,就数据问题向下属们一一发问。

  库克的生活也十分简朴。多年以来,他都住在一个租来的房子里,里面没有空调。他说,这种方式可以让他时刻不忘自己的卑微出身。即使是最终买了一套房子,面积也只有2400平方英尺(约合223平方米),而且只有一个车位。他的第一辆跑车是二手Boxster,也就是很多人跑车爱好者所谓的“穷人的保时捷”。

  库克的业余爱好同样很简单:自行车和攀岩。每逢节假日,他都不会选择远行。他最喜欢的地方是约瑟米蒂国家公园和锡安国家公园。

  库克的偶像是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F. Kennedy)和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他办公室里悬挂着这两个人的照片。对于自己与乔布斯之间的关系,库克曾经有过暗示:他十分敬佩罗伯特·肯尼迪,因为他甘愿生活在哥哥约翰·肯尼迪(John Kennedy)的阴影下。库克与这位有牺牲精神的参议员在很多方面都极其相似——努力工作、严于律己、慷慨仁慈。

  尽管库克为人苛刻,但也十分�慨。他曾经将自己累计的飞行里程数作为圣诞礼物送给他人,还主动在感恩节期间救济生活困难的人。他每年都会参加为期两天的自行车活动,横跨乔治亚州为多发性硬化症患者筹集捐款——他多年前曾经被误诊为该病的患者,自那以后便十分关注这种疾病。

  “医生说,‘库克先生,你可能得了中风,也可能患上了多发性硬化症。’”库克对奥本大学的校友杂志说。他什么病也没有,他的那些症状只是因为携带过重的行李出差造成的。

  积极求变

  2011年8月,就在乔布斯去世前几个月,库克以CEO的名义向全体员工发出了第一封邮件。“我希望大家相信我,苹果不会改变。”他写道,“史蒂夫创办了的独一无二的公司和文化,我们会一直坚持下去——这是我们的基因。”他补充道:“我相信我们今后还将迎来光明的未来,我们将携手共创辉煌。”而邮件的落款也十分简单,只有“蒂姆”两个字。

  乔布斯去世后,苹果的员工表面上都团结在库克周围,但很多人私下里却十分焦虑。与库克关系疏远的人担心自己的未来,而熟悉库克风格的运营团队则担心以后的日子会更加难熬。

  在出任CEO的前几天,库克作出了两项重要决定。首先,他提拔了互联网服务副总裁艾迪·库伊(Eddy Cue)。库伊是乔布斯的左膀右臂,曾经负责iTunes部门,后来领导苹果的整个互联网服务业务。他曾在各种交易中为乔布斯立下汗马功劳,与唱片公司、电影工作室、图书出版商和媒体公司展开过各种谈判。当库克将他任命为高年级副总裁后,在公司内外赢得了一片好评——并成功拉拢了乔布斯的旧部。

  库克的第二个决定是启动一个慈善项目,只要员工捐出慈善资金,苹果也会捐出等额的款项,上限为每人每年1万美元。这同样备受推崇:苹果公司在慈善方面的不作为长期以来都是员工心中的一大伤痛。乔布斯认为,这种项目完全没有意义,因为捐助根本不足以带来任何改变。在他看来,打造一家优秀的公司并创造大量就业岗位,是回馈社会的最佳方式。但库克却坚信慈善的力量。“我的目标是有朝一日能够全力帮助他人。对我来说,这才是真正的成功。”他说。

  这些举动改变了苹果的氛围。虽然该公司对外仍然封闭,但对内却开放了很多。这位新CEO通过邮件和会议与员工交流的频率加快了。与乔布斯不同,库克不会单独与设计主管乔纳森·艾维(Jonathan Ive)一起共进午餐,而是前往员工餐厅,还会主动与不认识的员工打招呼,与他们共同就餐。没有了乔布斯的苹果,氛围更加轻松了。库克的行事风格更加传统,为苹果营造的工作环境也更加健康。

  库克是一位条理清楚、行事高效的CEO。与乔布斯不同的是,他对运营细节十分看重,经常索要详细的成本和利润预测数据。乔布斯喜欢单兵作战,库克则看重团队合作。除此之外,库克对投资者也更加透明。

  并非所有人都赞赏库克的这种做法。他所带来的改变被很多人视作企业僵化的信号。外界对颠覆性产品的渴望越发强烈。怀疑论者很快开始质疑苹果的未来,尤其是在虚拟个人语音助理服务Siri进展不畅时。

  “没有了具备超凡魅力的新领导,他们将从伟大的公司退化成优秀的公司。”市场研究公司Forrester Research CEO乔治·考罗尼(George Colony)说,“与索尼(17.55, 0.03, 0.17%)、宝丽来、1985年的苹果、迪士尼(80.81, 0.33, 0.41%)一样,苹果公司也会在惯性增长之后逐步减速。”

  无论如何,乔布斯的幽灵依然盘踞在苹果上方——看不见摸不着,但却始终为人敬仰,令人怀念。而他的继任者却只能留在人间,时刻准备接受千夫所指。

可能感兴趣的职位

30+万海丁微名片用户的选择
微名片
欢迎关注海丁网精准招聘微信公众账号。it求职/it招聘就上海丁网
可能感兴趣的活动全部>
海丁微名片 - 人才地图 - IT求职 - 海丁介绍 - 客服帮助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海丁网 @2011-2014(沪ICP备120011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