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 资讯列表 > 当前资讯

唇枪舌战余额宝:“吸血鬼”论调激起千层浪

发布时间:2014-02-27 07:40
247 次阅读

4000亿元规模,40%货币基金市场份额,从横空出世到规模猛增,余额宝只用了8个月。

  然树大招风,随着规模裂变式增长,余额宝招来热议的同时也遭遇着质疑。

  事件还原

  

2月21日,央视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辑、首席新闻评论员钮文新撰文炮轰余额宝是趴在银行身上的“吸血鬼”,是典型的“金融寄生虫”,呼吁应“取缔余额宝”。

  此言论一出,即刻掀起一场关于余额宝的大讨论。至此,钮文新与余额宝之间的PK正式拉开序幕。

  撰文中,钮文新分析称“余额宝和其前段的货币基金将2%的收益放入自己兜里,而将4%-6%的收益分给成千上万客户的时候,整个中国实体经济、也就是最终的贷款客户将为这一成本买单”,他声称余额宝“冲击的是中国全社会的融资成本,冲击的是整个中国的经济安全”。钮文新还批评中国金融监管当局基本属于脑残,居然对“金融寄生虫”无动于衷,他认为,“余额宝”是不该被容忍的“邪恶金融”行为,应该取缔。

  对此,支付宝官微以一篇“卖萌”文章《记一个难忘的周末》做出回应,称利润并非2%,余额宝加上增利宝,一年的管理费是0.3%、托管费是0.08%、销售服务费是0.25%,除此之外再无费用,费用合计是0.63%。

  PK升级

  24日,钮文新再次发文称,余额宝并没有创造价值,而是通过拉高全社会的经济成本并从中渔利。余额宝冲击的不只是银行,还冲击到了全社会的融资成本,他之所以呼吁“取缔余额宝”,是出于国家宏观经济利益的立场。

  对于钮文新的说法,支付宝方面做出回应:余额宝的核心价值观是用创新的思路,市场化的方法,让普通人零门槛、低成本地享受适合自己的金融服务。“余额宝”并没有威胁到国家经济安全,相比银行存款总量,余额宝乃至货币基金的总体规模都较小,无法干扰到利率市场。

  钮文新对于余额宝的质疑并未就此结束。就在25日,钮文新再次对余额宝发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表示,余额宝蚕食百姓收益,已经成为第二个央行。

  

至此,钮文新与余额宝之间的舌战已然白热化,由此引发的业界声音层出不穷。

  业界声音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金融产品须符合经济规律

  我们看一项新的金融产品也好,或者说一项新的金融服务也好,是不是符合市场的要求,符合投资者的要求,更主要的是看它的产品服务是不是跟经济和投资的规律相适应,是不是给投资者降低了成本,给经济增加了活力,或者给融资提供了方便。在这中间,投资的规律和经济的规律是起主导作用的,如果这个产品或者服务不符合投资规律也不符合经济的规律,可能就不会长久。

  那么,如何判断产品和服务能被市场长期接受,健康成长?赵锡军强调,一方面是要符合经济规律和投资规律;另一方面,要确实对提高市场效率,降低成本有推动作用。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余额宝规模 尚不必大呼小叫

  如果说余额宝是吸血的寄生虫,那要看吸了谁的血,现在主要吸取的是银行这一暴利行业的血,还没有到该大呼小叫的时候,毕竟银行的储蓄存款有40万亿元之巨。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刘胜军:银行应放下身段,拥抱互联网

  互联网金融是中国经济体系中多年来罕见的正能量。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利率市场化、不分所有制平等使用生产要素等金融改革目标,已经被互联网金融“不等、不靠”地部分实现了。那些习惯于“高大上”的银行,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放下身段、拥抱互联网革命,或许能避免诺基亚、柯达的命运。

  央视经济评论员叶檀:说余额宝抬高市场利率的说法是因果不分

  近期市场上有观点说余额宝抬高市场利率,从而导致贷款利率提高转嫁到贷款人身上,这个说法因果不分。因为银行拆借利率高,所以余额宝才介入银行拆借市场。银行拆借利率本来就高,余额宝资金进入后,反而压低了拆借利率,怎么能说抬高了市场利率呢?

  她指出分析这个问题,最关键的是明确目前中国利率高还是低,受央行发放货币多少影响。因为中国企业现在的负债率整体比较高,所以央行发放的货币减少。在紧缩的货币政策下,银行利率上升,所以社会整体的利率水准就会走高,余额宝资金进入银行体系,实际上会引导利率小幅下降。

  此外,余额宝和整个拆借市场相比规模还是比较小的,即使已经成为货币基金中的大块头,但还不足以去抵抗央行的政策,更不可能左右市场利率。只有央行的回购或者逆回购这样级别的动作,才会使得市场利率发生变动。

  具体看,余额宝的总量虽然现在达到了4000多亿元,但每天的增量是有限的。余额宝、再加上未来理财通等互联网金融产品大规模入市,会达到万亿元级别,其去向可能会影响一定的市场影响,但成不了根本性因素。目前中国的货币体系主要由央行控制,全市场都听央行的指挥。银行的利率定价是根据央行的指挥棒,根据市场需求来定的,货币基金不可能左右市场利率。在紧缩的货币政策下,中国企业负债率在全世界居于前列,地方债又如此之高,近期信托风险的舆论不断升温,这样的基本面决定了贷款利率必然上升,这是金融定价体系自然作用的结果。

  当然,余额宝已经对中国金融和投资者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但需要强调的是,互联网只是一个通道,互联金融还是要落到其对应的金融产品上来,金融产品的质量是重中之重。各类互联网金融产品在竞争中不要过多的强调收益率,忽视了投资风险。现在政策紧缩,利率水平上升,因此收益高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谁在退潮的时候保证金融安全,谁才是真牛。相对来说,未来资金面整体依然紧张,市场利率依然处于高位,但央行不会再允许出现去年6月份和12月份的资金爆仓现象,各类货币型理财产品的年化收益率在6%左右是常态。但金融机构不能过于强调高收益率,刻意回避利率下行周期风险,以免给投资人造成错误的心理暗示。

  经济学博士、著名财经主持人马红漫:钮文新论据正确,结论错误

  钮先生的基本立论可能有他的基本道理。余额宝这种互联网金融产品的发展是金融创新的必然趋势,这个立论当中所提到的一点我是持赞同意见的,也是唯一同意的一点。就是由于余额宝这种新的互联网金融的产生,实际上提高了银行以及一些金融机构的融资成本。以前银行拿老百姓的钱只要支付一个活期存款的利息就行,这个活期存款利息是很低的,即便是定期存款利息也比余额宝所支付的货币市场基金的理财利率要低很多。所以银行以前拿老百姓的钱融资成本是偏低的。通过余额宝,把老百姓零散的钱凑到一块儿,将这些钱放到银行间的市场当中去,然后银行是拿所谓协议存款的高利率来拿到这些钱。换句话说,银行要拿到同样的老百姓的一百块钱,现在付出的成本越来越高了。这是钮先生这个立论当中我个人比较同意的一点。确实是银行的融资成本提高了。

  但这样一个论据的正确,并不意味着结论的正确。因为钮先生的核心观点认为银行融资成本提高了,就必然会把这个成本转嫁到老百姓身上、转嫁到企业身上,这中间存在论据链条的断裂。这个逻辑并不成立。

  一石激起千层浪,关于是否“取缔余额宝”的辩论不绝于耳,孰是孰非尚未定论。不过,正如多数业内人士所言,无论金融产品抑或金融服务,均须符合经济市场规律,方能生存。

可能感兴趣的职位

30+万海丁微名片用户的选择
微名片
欢迎关注海丁网精准招聘微信公众账号。it求职/it招聘就上海丁网
可能感兴趣的活动全部>
海丁微名片 - 人才地图 - IT求职 - 海丁介绍 - 客服帮助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海丁网 @2011-2014(沪ICP备120011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