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 资讯列表 > 当前资讯

非对称生存

发布时间:2013-08-30 10:49
554 次阅读


“如果不是签证延误的原因,我应该在新西兰滑雪”, 一位中国大陆的私募基金经理悠然的在火热深圳的一栋高楼里的明亮玻璃办公室里说。


这是国内某知名杂志对于中国金融人群的采访。这句话在一个人均年可支配收入不足2500美元,中位数人年可支配收入不足2000美元的国家里,显得非常的刺耳。


幸福的基金经理之所以幸福是所谓赶上了大时代吗?恐怕是一位用集装箱的袜子换来奢华购物袋的中国财富弄潮儿。



这就叫“非对称生存”。


《金融时报》曾经采访过一位号称英国智商最高的女士,谈到这么一个问题:一个不知名的在某对冲基金办公室服务的服务生不小心触动了键盘,偶然成交了一笔交易,而且这个时点上只有这一笔交易,假设为100股,这个交易以高于原价(50元)10%的价格(55元)成交。世界上存在着总存量为10亿股的股票。请问,他的这个举动是否创造了财富?如果创造了财富,创造了多少?


按照现有游戏法则(Mark to Market,即所有金融资产的价值均按照市价计算),全世界的该股票都因为这个服务生的偶然行为而升值,因此,该服务生并非仅仅创造了5x100=500 元的财富,真正的计价是:世界因此增加了50 亿元财富(准货币)。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被描写为最创造财富的那群人——也就是那其他99.999999 亿股的持有者,其实连自己手指头都不用动,看着价格上涨就自动“造”出财富了。


这才是为什么有人只要敲几个键盘就可以年收入亿万计,有人每日拧螺丝、插接线板却所得仅仅分文的原因;也是美国普通企业看着原本搞经纪的美林等券商在歌舞升平中(当然是在危机前)岁入亿万,而自己在老本行里苦苦挣扎的原因。



再举一个例子。设我是一个小贩,有一车100公斤自种的白菜,此刻时价为每公斤2.5元。则我手中的白菜资产价值为250元。某刻,菜市场上有新的成交价格,以每公斤4元成交了50公斤白菜,但我的白菜还在自己手里。请问这时我手中的白菜现在价值多少钱?是400元还是250元?


大部分人都会认为是250元。也就是说,市场的成交价并不改变我手中的白菜(实物产品)的价值。


但是,若手中持有的是某支股票(虚拟符号),市价上涨,虽然我未抛出,但却认为是手中的财富价值增值。



另一个例子是贷款形成的债权资产的案例。如果是普通的商业银行贷款,则每笔贷款需 根据自身的偿还程度确定其价值,即使发生普遍的经济萧条,贷款资产的减值也需要到最后水落石出时才能确定。但是,如果这些银行贷款被打包证券化,变成了所谓“贷款抵押证券”(LoanBackedSecurities,即ABS--Asset BackedSecurities的一种),那么只要市场交易价格一跌落,所有这些银行贷款的财富价值都要随行就市,一起跌落。


什么情况下,他人的成交能够让我手中的资产财富“增值”,什么情况下他人的成交并没有让我手中的财富“增值”?


从白菜到股票,从普通商业贷款债权资产到资产证券化后的证券,他们的差别在于,后者比前者更加虚拟化,因此更加“均质化”。


成交的白菜和我手中的白菜可以有理由认为品质不同,所以尽管成交的白菜价格高,但我手中的白菜的价值并不按照新价格计算。反之,成交的股票和我手中的股票可以被认为品质完全相同,因此既然股票市价随着新的成交而上涨,则我手中的股票的价值也随之上涨。



此外,白菜容易腐烂,而股票“永不腐烂”,这也是影响人们对白菜不把市场涨价当成自己白菜的升值而对股票则安心认为自己已经靠升值而赚钱的一个重要原因。


所以奥妙在于,从白菜到银行的一笔笔贷款、再到证券、股票,是一个抽象化,均一化的过程。越来越没有理由将不同笔的资产分别对待。


因此,要么就同涨,要么就同跌。社会的财富变成一个按照最新市价而剧烈波动的符号——尽管以最新市价成交的财富符号(如某种股票)只是该种财富符号社会存量的一小部分。


这就是当股市下跌的时候媒体总是有“XX 万亿财富灰飞烟灭”的噱头标题的原因——没有人问过这XX 万亿的财富当初是怎么变出来 的,其实,当股市上涨的时候,一样有“XX 万亿财富从天而降,从无到有”,只不过“闷 声大发财”,没有人愿意这么说罢了。


这其实带来了一种财富“杠杆”。一般来说,“杠杆”这个词用来形容的是通过贷款为公司调动更多的资金(当然为社会创造了更多的货币)来进行经营,从而放大公司的项目投资收益率。而上面所体现出来的杠杆和贷款无关,它是一种建立在社会普遍认可基础上的虚拟 增殖或减值。


2009年曾是所谓的“中国文化产业化元年”。大批明星跃然报纸标题,无一不以持有某家新上市公司的(原始)股而在该公司上市过程中暴富有关。其实,中国明星致富途径的演变,就是从实体经济走向虚拟符号经济的最典型例子。



中国的文艺明星是改革开放以后最早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之一。这部分人在90年代,靠的以名气走穴获取额外的收入。这个时候他们的赚钱手段,虽然迅速,但还是靠卖门票,或者说,靠“经营”,靠“提供服务”来赚钱的,属于实体经济的收入。


到21世纪头一个十年结束的时候,中国的明星们已经鸟枪换炮,“进化”到靠持有股份并在股份公司上市后一夜以市场成交价格的暴增而暴富的阶段。这本质上是从实体经济走向虚拟符号,从销售产品走向金融增殖,从外界收入货币变成自己制造“准货币”。


一旦进入私有实体(如公司)可以发行准货币(上市股票)的时代后,这个世界就进入了“尾巴摇狗”阶段。


所谓“尾巴摇狗”,即某上市公司一年的收入、支出、利润所涉及的货币数额,远远小于该公司的市值日常波动的数额。前者是在实际的经济中滚动流转的钱,发挥了巨大的社会功能,但是它所引起的社会影响力,却远远小于虚拟符号上的日常波动——一会儿暴富,一会儿蒸发的财富量。后者——一种虚拟的财富成为了社会绕着转的中轴,这是一种巨大的矛盾。


有人问,为什么企业辛苦做一年只能弄来净利润1亿,或分红只有3000万,积累身家也不过若干千万,而一旦发行股票,自己的被社会所公认计量的财富顷刻暴增——50倍于每年的净利润。那么,是不是走发行上市的道路相当于辛辛苦苦干50年?



其实,将公司变成上市公司,除了部分融资以外,对于本企业的日常经营并无直接影响,唯一受益的是原有的股东——因为社会公开承认了原股东的财富虚拟符号,也就是说,原股东本来“凝固”在企业中的资产迅速的被货币符号化了,甚至可以通过增发股票获得实质上的增发准货币的权利。


这才是根本的区别。原股东获得的虚拟符号的价值,其实并无法流入到实际流通中(因为原股东一旦要减持套现,就必须有相应的货币来接盘,因此流通的社会货币量并没有变),这些虚拟符号不过是给人以符号财富感罢了,对于社会的实际运转并无真实意义。


从实体经济到虚拟财富符号,这其实就是温州人的资本主义进化路线图,从几分几角钱的小生意,迅速发展成为小商品的规模巨大的产业,再进入商品城当收租地主,再进入股市和房市的投机领域,一步一步与生产分离,一步一步走向虚拟化。


当然,一些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可以继续赞美那个贪早摸黑的温州人,哪管这个资本主义动物已经从原生动物时代进化到宇宙飞船时代。不过,在整个进化的过程中,仍然有无数无产阶级作为奠基石——只不过可能他们不再是温州人或温州人的后代,而是千千万万的外来打工者。



资本主义进化后,虚拟资本的数量可以无限大,大的吓人,但是,无论虚拟资本在何时何地,有多么巨大,他必须有一个在下面盘转、流转生产的“实体经济”作为基础。这种基础并不是说什么实体经济要生产出“价值”被剥削者吸入上层的虚拟资本世界去流转,而是要给上面这套巨大的虚拟财富体存在的合理性,不让它彻底变成空中楼阁。


真正的过程是,上层的虚拟资本世界可以自我创造出财富符号,并用其中的一部分轻而易举的作为货币与下层生产者相交换,而获取下层生产者的物质生产果实(无论是通过美味佳肴和豪华别墅这些生活资料形态(金融资产阶级的奢华生活还是通过收购你的生产设备、矿山等生产资料形态(LBO)),并给下层生产者(他们通常因为贫困而“有效需求不足”)造成你的生活必须依靠他们才能过活的一种无奈的印象——因为下层生产者通常是专业性生产者,必须将其专业性产品销售出才能获得足够的进行再生产和本行业成员发放货币购买生活物品。


所以,虚拟财富不仅仅需要底层的生产经济给他提供享乐材料和操作材料,同时还需要底层生产经济的存在给他提供各种自己存在的理由——很简单,如果底层生产经济彻底消亡,如果大家都不干实业而开始玩弄金融符号,那么金融符号的意义顿时完全消失。



这就形成了一种矛盾而颇具讽刺的现象:虚拟资本的存在必须以底层的存在为基础,尽管它的数额可以大大的超过底层经济,但同时,这个社会上的大多数人必须生存在底层经济中,来供养少量操控虚拟上层经济的人。


为什么虚拟资本财富可以大的吓人,虚拟资本很大程度上是通过债务或发行股份进行繁殖——只要你把“贷款再存款”而生成的货币记作货币,把股票记作准货币,那么这可以无限发行下去。


这首先决定了货币符号的制造是完全无止境的(只要有足够多的底层经济的“理由”来支撑它存在的意义),至于股票,由于其升值的理论是无止境的,所以其代表的货币量值也是无止境的,其他金融化的物品如房地产的道理相同。


那么,“作为”是否能够抑制虚拟的过分庞大呢?能否通过考察,认为某批货币是“好资本”,是在实体经济力转的;某批货币是“坏资本”,是在虚拟经济中游戏的——我只要好资本,不要坏资本。


这也很难作到。因为“钱的味道都是一样的”。货币的同质性——在股市里转悠的钱和在生产循环中转悠的钱都是钱,债务的同质性——作投机生意的企业实体和作实事的企业实体同样可以借钱,形成同为索取权的债权,这些都增大了辨别复杂性。


这个世界不会因为你在此前做了很多实事,在之前搞了很多实业生产就同情你。以当年的日本为例子,并不会你过去的勤劳而饶过你在美国乱收购炒卖艺术品的投机行为——只要你从实体经济中“半路出家”参与投机,那么你就必须为此承担可能发生巨额代价的风险。



相反,这个世界也不会因为你这个投机分子做了无数伤天害理的丑事而记住你,让你不顺,你如果有能力借到钱—— 得到那凭空“造出”的货币资本的力量,就可以从事巨赌——甚至这个巨赌以其他企业成员的巨大伤害为代价,你仍然有获得成功和巨利的机会,美国的KKR就是这方面的一个典型例子。


如果虚拟符号化会带来高度的不平等和社会矛盾,为什么我们还需要它?股票的客观产生本身和股权转让的客观社会需求有关。在很多情况下,将一个企业进行整体转让,或者部分转让,是投资人进行灵活调整的客观需要,有实体经济操作需要作为客观基础。而最便捷的转让方法,自然是将权益额分拆为一份份的股票,进行转让。


而一旦开始转让,就客观上要求二级市场的出现,实现流动性,以便于更容易找到愿意接盘的股份购买者。而一旦打开二级市场,上面所说的所有虚拟财富问题就全部涌现出来。


因此,资本主义走向虚拟符号化可能是它最后的宿命。难以摆脱。资本主义系统必将在剧烈的虚拟财富暴增和暴减中颠簸。



19世纪到20世纪20年代,和20世纪80年代以来,股票市场和证券市场都是全球资本主义系统“尾巴摇狗”的中轴。只有罗斯福开启的新政时期和二战后的黄金时期,证券市场的地位相对下降。本次危机之后的世界是怎么样?很难预测,至今没有看到改变的迹象 。


由于虚拟财富符号成为社会的中轴。因此,直接与这些符号的创造和消灭相关的人员,便成为社会最关注和最“羡慕”的群体。这种现象在90年代以来,已经愈演愈烈。这些人就是各个券商(投资银行)的自营交易部门、资产管理部门、各类基金(公共基金和对冲基金)以及保险公司的资产管理部门。

在美国,这些人的地位自 80 年代的收购兼并浪潮后,踏着90 年代的高科技泡沫和21世纪头十年的全球化繁荣平步青云,爬到了这个世界的顶端。直到危机爆发以后,方才在公众的愤怒下有所收敛。


在中国,这批人还尚在上升期中。


尽管基金经理和交易员的知识十分贫乏,甚至很多人素质不高,十分粗俗,但丝毫不影响有无数多媒体人员、传记写手去竭力美化这个群体,把他们最细微而最平凡的心理活动描绘的惊心动魄,仿佛决定着千军万马,历史前程,这些“旷世奇才”们,引得无数中国顶级高校的学子竟折腰。装模作样,引入号称运算速度最快的电脑,用所谓的夸客(Quant,就是量化)交易去挖掘所谓的“规律”,即使得到平平的“业绩”,也不妨碍吹牛和神化。

跟着享福的是一些证券研究人员。证券研究人员,对于研究对象的信息来的比业内人士要晚,业务知识比业内人士要差,但却获得了非对称、超比例的影响力和尊重度。


只要看看任何最近4-5年以来,中国的经济、科技新闻,无论是科技进步还是政策发布,哪篇没有附带上几位券商人士的点评?尽管他们的水平并不高明,但却能够在媒体上呼风唤雨,并反映到股市上,掀起一阵阵让人莫名其妙的投机浪潮。

中国的金融从业群体——特别是证券从业群体,正在迅速集结成一个有社会影响力的集团。在90年代甚至到90年代中后期,这批人群尚在政府的指挥棒下跳舞,中国的资本市场只是政府主导政策的辅助工具。



到2006年,中国的金融从业群体的力量通过06-07年的中国股市高潮,已经初步成型。而自2007年、2008年的危机以来,这个金融群体迅速的在物质上和社会影响力上向美国的华尔街同行看齐,并通过物质利益倒逼政府权力部门,和众多政府部门、行业协会之间形成了利益同盟。


中国版“肥猫”的长大不能小视,必须提前做出准备这种状态是不健康的。它并没有让社会最值得尊敬的人获得应有的社会注意力,却让不该获得过多重视的人在舞台上随心所欲,呼风唤雨。这种状态还将带来不健康的激励因素,最聪明的头脑不是去从事创造,而是从事虚拟符号的折腾和挖掘。


非对称生存的世界其实诞生的历史并不久。

在19世纪,尽管也存在着狂暴的证券市场,但是除投机的金融危机以外,这部分市场日常只能影响到一小部分人,在当时并不发达的通信系统下,大部分人的生活与此无涉,因此过的心安理得。

在20世纪20年代,美国经历了一个短暂的咆哮的20年代,为证券所狂欢,但涉及的范围只有美国东海岸大城市的中产阶级,只占人口的一小部分。


随后是漫长的证券市场沉寂期(也是西方世界经济生活的黄金时期),直到30年前从美国重新启动虚拟财富的热潮,从此世界进入了动荡和不安。美国的产业空心化,和美国大学生激励选择的改变,正是在这个阶段发生的。


今天,奥巴马要重建美国,这种格局就必须被打破。


中国刚刚崛起,它的虚拟符号的热潮就已经达到了极度火热的地步(主要表现在房地产上,部分表现在中国的股市上)。中国崛起的道路还非常漫长,要想在前进的途中不出大的问题,不发生大的扭曲,就不能走非对称生存的道路,至少这种局面要加以控制。

社会最优秀的力量绝不在券商、基金、投行和信托里面。

股票允许存在,但非对称生存不允许继续存在。


可能感兴趣的职位

30+万海丁微名片用户的选择
微名片
欢迎关注海丁网精准招聘微信公众账号。it求职/it招聘就上海丁网
可能感兴趣的活动全部>
海丁微名片 - 人才地图 - IT求职 - 海丁介绍 - 客服帮助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海丁网 @2011-2014(沪ICP备120011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