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 资讯列表 > 当前资讯

郭树强:基金“e”哥 借余额宝天弘登顶

发布时间:2014-04-22 08:13
285 次阅读

郭树强:基金“e”哥 借余额宝天弘登顶

2014年,互联网金融风生水起,与余额宝挂钩的天弘基金,目前资产管理规模已逼近6000亿元,从此前的名不见经传到成为规模最大的基金公司,可谓是借互联网崛起的基金业的最大赢家。

  天弘股东内蒙君正在近期业绩预告中披露,天弘2013年实现营业收入3.54亿元,顺利实现扭亏为盈。

  郭树强,天弘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有十余年投研经验的他一直在不同层面推进天弘变革。2013年,借势余额宝,天弘基金迎来“新生点”,更用互联网思维颠覆了整个基金行业的传统思维。郭树强成为新晋基金一哥,更是名副其实的基金“e”哥。

  然而,自诩平日低调只偶尔高调一把的郭树强,即便极少向外界“吐露心声”,即便有些尘封自己,仍无法阻挡来自银行、基金业界等对余额宝、对互联网金融的讨论甚或抨击。如何应对余额宝规模迅猛壮大背后的玄机,或许,对郭树强这位新上位的基金行业老大而言,挑战才刚开始。

  

不担心宝粉的经济学

  2011年8月31日,郭树强迎来职业生涯蜕变,离开了工作13年的华夏基金,出任天弘基金公司总经理。2013年,借势余额宝,天弘基金火了。

  “余额宝刚推出时,有个趣谈,因为大家都在学习计算货币基金的七日年化收益率和万份收益。最近有关余额宝对实体经济、市场利率、银行体系影响的讨论很多,真要深入探讨这些问题,就得全面了解经济学理论、货币理论等金融知识。所以现在可以补充一句,自从有了余额宝,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经济学了。”言语幽默风趣,是郭树强面对记者时,常流露的性格特色。

  在郭树强看来,余额宝给千家万户带来了非常便利的体验,有很好的口碑和评价。但有一个他们没想到的结果是,引起了全民有关互联网金融的大讨论。

  面对争议,郭树强坦言,他们一直不太参与讨论,原因在于,他们认为身处于知识密集的现代社会,好多问题经过社会自发的讨论,会越讨论越明白,所以,也就没有太出面解释。

  感触颇多的郭树强向记者指出,余额宝对利率其实没有实质性影响,“真正的利率水平是由人口结构、经济发展的阶段、企业的创新力、扩张性等一系列复杂问题决定的,甚至连货币政策都不能完全决定利率水平,因此,说一个金融产品就能影响利率的分析太不全面了。”

  郭树强补充说,短期来讲利率是由资金供求决定,而余额宝没有影响总量供应。

  他举例说,余额宝在今年春节后规模增长较大,市场利率却从春节前的7%降到现在的4%,如果说余额宝抬高市场利率,那就应是规模越大、利率越高。事实却不是这样,所以余额宝和利率高低没有直接的关系,余额宝只是市场利率的接受者。

  记者注意到,此前,在3月底,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曾撰文呼吁,余额宝类基金产品将绝大部分资金投向银行协议存款使其具有存款特性。因此,货币市场基金也与存款一样面临流动性风险等问题,应对“宝宝类”产品收缴存款准备金。

  这引起了市场热议。一旦开收,对货币基金以及“宝宝类”产品无疑是当头棒喝,收益将面临下滑。

  以余额宝测算,如果实施存款准备金管理,收益率将下降约1个百分点。对此,央行行长周小川最近在博鳌亚洲论坛上给出的答案是:讨论一段再说。身在局中的郭树强又怎么看?

  郭树强向记者表示,目前美国的商业银行收存款准备金属于阶梯式,且收取水平非常低,低的银行只收1%左右;货币基金在美国并不收取准备金,因其和存款是完全不同的类别。“如果简单地把货币基金比照存款来收取准备金的话,基本理论有待探讨。”

  郭树强直言:有关互联网金融缺乏监管一说存有误区。货币基金的投资运作、销售行为等,都受到严格监管,除证监会监管外,还有独立的托管银行对资金进行监控。“目前关于基金的法律有16部,这也意味着货币基金在监管上属于非常规范和严格。由于托管制度、收益计算、信息披露都有严格规定,让货币基金成为规范度最高的产品之一。如果说缺乏监管,或者监管不规范,那就实在和现实状况反差太大了。”

  

普惠金融功不可没

  记者注意到,天弘增利宝目前配置的协议存款较多,这一点也引起外界不少质疑。

  对此,郭树强表示,天弘增利宝资产配置中目前协议存款占的比重确实较高,但这是特定时期的现象。长远来讲,随着国内可交易品种不断增多、投资范围不断放开,协议存款的比重将会下降。他透露,他们正在不断建议放开货币基金对银行承兑票据、政策性银行发行的金融债的投资,以及增加短期融资券、短期企业债的发行,以推动直接融资更多发展。

  郭树强特别强调,在天弘增利宝的投资运作中,从未指望要提前支取协议存款来应对流动性管理需要,目前也从未发生过这种行为。他透露,他们在配置资产时,就会对赎回量判断计算。“通过资产配置来做好流动性安排,这是第一位的。”

  此外,郭树强透露,天弘还有一个模型来预测客户行为,“我们的客户已超过8000万,他们的行为和对平台的习惯,有很多规律可循。这也是为何说余额宝是新一代货基的原因。而且传统货基都是收市以后才有数据,增利宝则随时可看到数据,这意味着,天弘增利宝在流动性管理上能领先传统货基一天,因此,还没有想过靠提前支取来应对流动性波动。”

  平时低调的郭树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丝毫不掩饰对余额宝的夸赞,尤其是在普惠金融的发展中,郭直言余额宝功不可没。

  从金融业角度来看,郭树强指出,老百姓由于工资收入等水平不同,造成每个人的资金量不同。但在传统金融体系下多年的实践表明,高净值客户享受的服务更多,收益水平总体来讲也更高;对于低净值的客户甚至如几百元、几千元的客户,收益率最低、服务也最少。这些最终的结果造成了穷人补贴富人,这也是贫富差距的一个层次反映。

  从资产利用来思考,郭树强强调,在传统服务方式下,并不是为中小企业融资和百姓服务,企业贷款可能非常低,只有几十万或者是一百万,收入的利息可能还不够信贷员的出差费和差旅费。

  “根据我们非常不严谨的估算,如果所有的金融企业行动起来,包括银行、基金、保险,能够充分地利用互联网技术,改革自己的服务和产品,在向百姓提供金融产品和向企业提供金融支持方面,至少可以降低80%的成本,反过来至少也可以提高80%的效率。这样的话整个金融业的成本,为实业提供金融支持的效果会有革命性的提升。”郭树强如是说。

  

天弘下一站

  根据内蒙君正新近披露的年报显示,天弘2013年实现营业收入35403.08万元,盈利1092.76万元。此前的2012年,天弘净利润是亏损约1500万。

  一个具有想象空间的数据是,2013年末,天弘管理的余额宝规模还仅为1853亿元,而截至3月31日,一季度末总规模为5412.75亿元,基金份额净值收益率为1.4663%。

  规模上到新台阶的天弘将往哪里去?

  极少突出个人,喜爱强调团队的郭树强坦言,当下的工作目标和工作任务与自己在华夏基金期间完全不一样,存有很大的差别,天弘有其自身的特色。

  郭树强在1998年华夏基金刚创建时即已加入,从基层开始做起,在华夏基金13年中,担任的最为重要的职务是机构投资总监,这一任职为他积累了大量的机构客户和投资业绩上的声誉。

  也正是一直在股票市场折腾,郭树强在采访时也会不由自主地强调自己出身投研,毫不掩饰自身对权益类产品的偏爱,尽管把他推上行业老大地位的是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两年前天弘还非常弱小,未来,对权益类产品的投入将随着公司的成长进入快速发展阶段。而且需要提及的是,天弘的发展理念和思路跟传统方式也不一样。”

  据郭树强介绍,就投研团队来讲,今年天弘的重点除了加强人才建设、流程优化之外,正在着力发展基于大数据的合作。在这位自1998年就已加入公募基金行业的“老兵”眼里,这将是史无前例的新型投研体系。

  具体而言,过往基金公司的投研能力,多靠基金经理、研究员的才华、经验、能力来决定,其艺术成分含量较多;而天弘拥有大数据库,未来天弘的模式将是基于上市公司基本面的数据、基于事实、量化的科学成分更高一些。

  “以前的投资决策有一半靠判断、靠琢磨,我们未来有一半的结论将自动生成。这条路建成之后,投资业绩会更稳健,更可持续,承担的风险也更少。”

  

人物简介

  郭树强经济学硕士,毕业于中国人民银行总行金融研究所研究生部。1998年加入华夏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历任交易主管、基金经理、研究总监、机构投资总监、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机构投资决策委员会主任、公司管委会委员和总经理助理。2011年8月31日起担任天弘基金管理公司总经理。

可能感兴趣的职位

30+万海丁微名片用户的选择
微名片
欢迎关注海丁网精准招聘微信公众账号。it求职/it招聘就上海丁网
可能感兴趣的活动全部>
海丁微名片 - 人才地图 - IT求职 - 海丁介绍 - 客服帮助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海丁网 @2011-2014(沪ICP备120011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