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 资讯列表 > 当前资讯

余额宝操盘手王登峰:风控第一 不会崩盘

发布时间:2014-04-22 09:19
284 次阅读

4月17日,天弘基金对外公布一季度报表显示,拥有8100万用户的余额宝,规模达到5413亿。凭这一规模天弘基金一举扭转多年亏损,2013年盈利1092万元;同样,凭借这一规模天弘基金从一年前排名行业46位到如今的基金业一哥,仅仅用了九个月的时间。

  名誉与争议纷至沓来,从“吸血鬼”一说主张取缔余额宝,到监管大棒挥向其投资的协议存款应计提存款准备金,再到竞争对手发出警惕“大而不倒的新金融怪兽”的呐喊,各界对余额宝的风险和监管争论持续升级,到底是趴在银行身上的“金融寄生虫”,还是倒逼利率市场化改革的金融创新?

  4月17日,余额宝背后操盘手天弘基金基金经理王登峰接受了《华夏时报》的专访,淡定回应了市场上关于余额宝所谓焦点和专业问题,关于余额宝未来,他认为即便实现了利率市场化,余额宝依然会存在。

  针对要求余额宝缴纳准备金,王登峰系统阐述了自己的观点;与外界揣测的相反,天弘基金受到的是最严格的监管,并且他们欢迎这种监管;他坦承,余额宝的确减少了银行利润,但同时也提高了居民收入,降低了社会交易成本。

  

收益:不追求排名

  流动性与风控才是真爱

  近日,先是央行暂停二维码支付和虚拟信用卡,接着四大行下调快捷支付限额,最新消息又称央行银监会联手下发10号文规范第三方支付机构与银行合作,阻击快捷支付战火弥漫。

  城门失火,必殃及池鱼?有人担心地称,与支付宝“同体相连”的余额宝同样会遭遇“伏击”。此外,2014年春节之后,余额宝的收益就一路下降,收益从一度高达7%到5.2%,而近日,阿里巴巴(滚动资讯)支付宝副总裁程立表示,余额宝收益未来将趋近定期存款收益。

  那么余额宝的申购和赎回是否受到了影响?“这给人的直观感受可能会影响到申购,但从实际情况来看申购赎回都还是比较平稳的。”王登峰回应称,“我们不考核收益,不考核规模。”

  “一个新鲜事物在被接受之后会有一个快速成长期,之后会进入平稳发展期。任何事物都有自然的轨迹,不会无限制地增长下去。”王登峰坦言,之前8100万的用户规模已经是很大了。

  而他不考虑收益下降的依据是,余额宝的收益是跟货币市场高度相关,反映的是资金体系的整体情况。如果余额宝的收益下滑,就说明货币市场整体进入比较宽松的局面。可以说是水涨船高,水落船也跟着落。

  “再假设回到2006年,哪怕余额宝的收益到10%了,也未必有吸引力啊,随便买个股票都在涨,买什么货币基金?”谈“余额宝毁了中国股市”更是个笑话,在王登峰看来,余额宝只是提供流动性管理工具,在资产没有更好配置的时候,提供一个资金周转的安全港,如果能找到一个更好的资金配置工具,尽管拿走用!

  换句话说,货币基金只是一个浮标,体现一段时间市场收益的平均水平,拼命拉或拼命压都是不管用的。

  “如果过分关注收益会出娄子,资质差一点的银行给出的资金价格可能会比好银行高出50个点,过于追求收益就意味着拉久期,加风险。”王登峰说,货币基金作为流动性管理工具,风险控制才是我们的首要目标!

  

风险:不会崩盘

  与美货币基金配置迥异

  对王登峰而言,公司考核的唯一指标就是风险。

  其中压力测试就是他防控风险一直在做的事情之一。“首先目前增利宝有大量资产配置选择了短期。2013年年报数据有63.69%的投资平均剩余期限是在30天内;其次,我们的账上趴了5%左右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大额赎回;再次我们还有债权资产,可以质押或买卖,来应对极端时的情况。”

  “其实根据测算我们完全不用这么保守,但最主要的还是保守再保守的资产配置。”他称之所以一直不讲收益,就是为了防止流动性风险。

  每个月月初时,王登峰都会收到一份基于大数据的分析报告,认真分析该月的申赎情况,来作为资产配置的依据。

  “大事件发生之前也会有修正报告。在大事件发生当天,也会有应急响应小组,每隔一小时跟踪市场情况,进行模型分析,必要时做出提示。这个应急响应的机制包含了天弘基金、中信银行、支付宝三方。”王登峰坦言,在流动性管理这块,我们可能比市场想得更多。

  关于压力测试,《华夏时报》记者询问可承受的最大赎回金额,王登峰表示不能透露,但崩盘是不会的,破净值的可能性非常非常小。

  但不断有国内外专家以美国2008年PayPal货币基金清盘为例,质疑余额宝会不会出现类似的兑付风险。

  针对中美货币基金市场的对比,王登峰首次向《华夏时报》分析了其中的差异。“2008年雷曼倒闭引发货币基金市场的危机,是因为当时有大量资产投入了滚动发行的短期商业票据,比如三个月一滚动。”

  “但当货币基金出现大规模集中挤兑时,商业票据无法继续滚动,资金链断了,因而出现货币基金的危机引发实体资金链的危机,继而引发社会的信贷危机。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政府会出手救助的原因。如果不救,实体经济就会面临突然失血。”他如是分析。

  回到中国当今的货币基金市场,90%投入了银行间协议存款,而目前来看,银行存款是最安全,不会出现系统性风险的资产。

  “但假如增利宝基金遭遇大的挤兑,我们怎么办?”王登峰坦言,这个时候已不能考虑提前支取罚息的问题,只能提前支取存款,兑换给投资用户,但反过来用户拿来钱又会存入银行。

  这是个闭环,还是在银行体系内转,并没有流出,只不过从同业存款转为活期存款,没有流出银行体系,资金链没有出现断裂,整个信用风险被控制住,如此一来对于整个社会的冲击成本是最小的。

  

分流:提高了银行成本

  但降低了社会成本

  闯过风险冲击成本的一关,接下来王登峰又面临着余额宝抬高了社会的融资成本一说。

  “这个观点显然犯了偷换概念的错误。”王登峰解释称,余额宝或许抬高了银行的融资成本,但不是社会融资成本。所谓社会融资成本可以简化为用贷款利率来做指标,而贷款利率已经实现市场化,实际是由资金供求关系来决定的。

  而针对分流存款一说,王登峰并不否认。“但严格意义上讲,一是从A银行到B银行,二是从报表的一个科目到另一个科目,从银行的活期存款变成同业。从整个银行体系来讲,抬高银行的融资成本,或许使银行利润降低了,但降低了的利润却给了普通用户,居民的收入提高了。”

  但让王登峰欣慰的是,余额宝实际上降低了社会成本。“比如我们的用户人均持有资金规模在4000-5000元。银行如果要吸收几千亿存款,需要设立多少网点,招多少人,摆多少台ATM机,动用多少公共资源。而我们只是开发了一个软件,就可以充分动员小额的投资。”

  此外,之前的货币基金申购,必须在交易日去银行排队,由此产生时间成本;通过基金公司网站在线申购又要去了解操作过程,存在学习成本。“但我们的产品不需要排队,且操作简便。从这一角度来说,有效地节约了社会的交易成本。”

  王登峰认为“余额宝引发钱荒”一说更是无稽之谈,6月13日上线的余额宝背上了黑锅。“去年12月资金紧张,我们反而是向银行存放了几千亿同业存款,应该说是钱荒造就了货币基金的高收益,而不是高收益引发了钱荒。”

  “等到以后同业业务被规范了,同业资产的价格没这么高了,余额宝的收益也会随之一起下降。”所以他的逻辑是,收益之所以高,还是因为银行体系的流动性管理出现问题。

  

存准:要不要?针对谁?

  交多少?应慎重

  但此前也有媒体报道三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总行称,不接受分行与余额宝旗下天弘基金为代表的各类货币市场基金进行协议存款交易。

  王登峰回应称不管银行的态度如何,我们始终是欢迎、热情拥抱的态度。

  据悉,天弘基金的银行白名单包括四大国有银行、全国性大型股份制银行以及为数不多的规模较大的城商行,一共二十来家。

  “我们和银行是捆绑的利益集体,是互惠互利的。”王登峰称,我们需要银行,在基金申购、同业存款、银行间回购市场、一级市场债券申购的交易中,我们与银行是捆绑的利益主体。同样银行也需要我们,需要我们的同业存款,需要我们的回购资金,我们的创新理念客观上也推动银行往前走。

  而针对监管者提出的呼吁余额宝等货币基金投向银行的协议存款,应纳入存款准备金管理。王登峰认为,这里有三个问题值得商榷,

  首先,从法律关系上来讲,银行存款是债权与债务的关系;而货币基金与客户是委托和代理的关系,客户把资产委托给基金公司代为管理,亏损或盈利都由客户承担。货币基金作为代理人,赚的是销售服务费、管理费和托管费,并不赚取利差,从法律关系来讲就不应该缴。

  其次,倘若大额赎回发生时,银行刚性兑付,客户取款时必须能够兑现,存款准备金能提供一定程度的保护;而货币基金可启动10%限制赎回条款。

  再有,如果货币基金的同业存款要缴纳存款准备金,那么券商资管、保险资管的同业存款需不需要缴?银行资管的同业存款要不要缴?如果整个市场都这么做,是合理的;如果单边地针对某类产品,有失公允。

  因此准备金的事情应该慎重考虑。美国也曾为货币基金是否要交准备金讨论了很长时间,最后结论是不缴。

  

监管:拥抱监管

  一切都是合法稳健地运行

  从支付宝到余额宝,市场上最关心的问题还是:宝宝们和互联网金融产品风险揭示是否充分?谁来监督不当营销误导投资者?面对余额宝们与银行之间合作的实质,监管部门作何感想,有何为?

  那么货币基金到底有没有监管缺失?王登峰以身说法,称当初考基金经理资格的时候,法规的文档资料就有好几兆,包括证监会的条例,央行的条例以及刑法的条例,这些都是监管。

  “而专门针对货币基金,证监会不仅有成文的法律、法规,各类通知及窗口指导不胜其数。另外,货币基金是完全透明的,每天都有报表。各项指标中只要有一个触线,当天晚上就会有监管的风险提示函出来,多少个工作日内没有解决立马就会有公告。”他反问,这么严格又怎么能说没有监管呢?

  支付宝公关总监陈亮曾汇总过王登峰口中的通知及窗口指导,称余额宝诞生的264天里,共计得到各种监管43次,平均每6天一次。而今年的前两个月里,央行、证监会、国家审计署等累计来监管了19次。

  这一切都指向余额宝货币基金合法、稳健地运行。“如果是小型货币基金可能会排斥监管,但规模做大了以后我考虑的问题是怎么加强监管。”在王登峰看来,货币基金与监管是一体的,管得越严可能越有帮助。比如去年6月,监管曾提示关注流动性风险及利率风险,并探讨降低组合剩余期限,有些机构都不愿意,我们是严格按要求操作的。后来6月钱荒时,发现久期越短,受到的冲击越小,越是听话的反而不出事。

  “有人经常说余额宝资金没有投入实体经济,那么我想问的是,银行拿我们的同业存款干吗去了?”王登峰认为银行同业存款是货币基金可以合法投放的资产,但至于这个投向的问题是银行需要考虑的问题。

可能感兴趣的职位

没有找到符合条件的创业招聘职位
30+万海丁微名片用户的选择
微名片
欢迎关注海丁网精准招聘微信公众账号。it求职/it招聘就上海丁网
可能感兴趣的活动全部>
海丁微名片 - 人才地图 - IT求职 - 海丁介绍 - 客服帮助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海丁网 @2011-2014(沪ICP备120011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