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 资讯列表 > 当前资讯

Information Design

发布时间:2013-11-01 00:03
1728 次阅读

 

 

信息设计是我一直较为关注的设计领域,因为原本感性的我越来越趋向于逻辑理性化的设计思维活动。(你喜欢什么就说明你身上欠缺什么,也许这完全是一种心理上的需求 )从古至今,设计师们主要关注的一直都是将信息如何视觉化的呈现,信息设计是人们对信息进行处理的技巧和实践,通过信息设计可以提高人们应用信息的效能。


信息设计初期作为平面设计的一个子集,经常被穿插在平面设计的课程当中。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英国伦敦的平面设计师特格拉姆第一次使用了“信息设计”这一术语。当时使用该术语的目的仅为区别于传统的平面设计以及产品设计等平行设计专业。从那时起,信息设计就真正地从平面设计中脱离出来。信息设计的主旨是“进行有效能的信息传递”,与提倡“精美的艺术表现”的平面设计确立了不同的发展方向。


—— 现如今信息视觉化领域正在上演一场革命。



18世纪后期,一位名叫威廉·普莱费尔的苏格兰工程师发明了柱状图、饼状图和线状图,这些发明堪称视觉方面的突破与创新。从此,人们就可以借助这些图形来发现数据中的规律。至于这些规律吗,如果你只是盯着一大堆数字看是有可能会错过的。



当前,“大数据”概念风靡一时。这种思想认为,世界到处都是数据,而数据中所包含的信息也远远超过了以往。因此,当人们在为吸收大数据而寻找新鲜的和具有启发作用的方法之时,一场革命就此拉开了序幕。新生代的数据统计员和设计者经常是一人身兼两个角色,他们正在利用计算机技术和视觉化技术努力工作着,这些技术能够以之前无法想象的各种形式来描绘不同层次的数据。动画泡泡图正在使简单的线状图和饼状图变得丰富起来,它们能够呈现更多变量而且色彩也更丰富。网络上的立体图表则将以前无法描绘出来的各种比例和关系都呈现出来。




作为谷歌“大图表”视觉研究小组的联合创始人,费尔南多·维加斯与马丁·瓦滕贝格是这一领域的佼佼者。“风之图”(见上图)是他们在2012年创作的在一幅在线动画信息图表,它展示了每隔一小时的全美风力状况,数据来自美国国家数字预测数据库。图表中,白色线条的疏密度代表了风力的大小。结果,这张图表以一种特殊的方法向人们展示了近乎实时数据,这种方法既能够给人们提供信息又具有审美效果。



这就是数据视觉化的含义:将美的东西与具有信息的东西完美地融合在一起。FlowingData.com的博主、数据统计者Nathan Yau指出,只有其一而无其二就意味着你正在创作的图表缺少了它应该具备的实用性,并且也不会令阅读者感到愉悦。Yau在其新书《数据点》中写道,视觉化是一种全新的传播媒介,这是一种“连续的光谱,其范围包括了从统计图表一直延伸到数据艺术各种形式”。



将数据转化为图形可以让人们发现其中的规律、异同、比例和关系。如果一幅信息图表的设计非常完美,人们仅凭眼睛就可以发现其中的故事;人们可以用这种图表实现自学,而不再需要别人来教我们。从神经生理学角度来讲,当信息是通过图形而不是数字而呈现出来时,人们会用大脑的不同部分来处理这些信息。右半脑负责处理图形;左半脑长于分析。观看图形化的数据可以充分发挥左半脑和右半脑的功能,从而让人们更快地理解其中的含义。





是什么让数据图示如此大行其道呢?对此,Yau的书给我们的提供了一个完美的解释。在过去,或许只有图表设计者才对信息图表感兴趣;而如今,任何一种职业都离不开数据和图表,只要干工作,就得填写电子表格,或是观看幻灯片演示,即使看书读报也是如此。


为了让读者了解数据视觉化的相关知识,Yau在书中列举了大量的信息图表,其内容涉及世界航班线路,全美道路死亡情况,甚至是到最近的麦当劳外卖店的距离等等。在其中的一个章节,作者用整整12页的篇幅,以20种不同的方式将一大堆枯燥无味的美国教育数据绘制成数据图表,使原本埋没在一行行一列列数据之间的真知灼见变成了鲜活生动的图形(如果没有这幅数据图表,谁又能知道华盛顿特区的高中教育在2000年-2009年之间得到了最大的改善,而德克萨斯州却在同一时期内跌倒了倒数的位置呢?)



对于那些需要设计信息图表的人来说,《数据点》是一本有用的入门教材;但是,对于那些只想欣赏这些图表的人来说,另外两本由《卫报》记者编著的书完全能够满足他们的要求。
在最近几年中,这份总部位于伦敦的日报一直在大力倡导一种全新报道方式,他们将这种报道方式称之为“数据新闻”。为此,他们要求记者在报道新闻时,必须同时对人物和数据进行深度挖掘,从而得到他们的信息。在过去的几年间,《卫报》在其网站上发表了很多称得上是“数据新闻”的作品,而西蒙·罗杰斯的《事实是神圣的》一书就是对这些作品的一个回顾和总结。该书向读者展示了其中的一些佳作,同时也解释了他们创作这些作品的过程。



2010年,维基解密曝光了一批美国绝密信息。《卫报》在处理这些信息时所采用的手法代表了他们在“数据新闻”上的最高水平。他们先是阅读了数千份驻阿富汗美军的战地报告,然后将其中涉及简易爆炸装置(IEDs)的信息中过滤出来。随后,他们将爆炸发生的地点和时间以及爆炸所造成的伤亡绘制成图。于是,读者就可以在图表中探寻数据,发现变化。这样,一张交互式信息图表就绘制成功了。这是一张仅用数据来描绘战争的图表,它为我们呈现的是那场战争的一个方面。通过阅读这张图表,读者会发现,阿富汗南部是战争中最危险的地带,而英国和加拿大的部队签好就驻扎在那里。




这是罗杰斯书中最好的一张图表,它确实非常棒。但除此之外,大多数图表水平一般。在相当多的例子中,艳丽的图形和过度的设计反而淹没了原本要传达的信息。例如,一件有关英国公共开支的图表中就因为其庞杂而给人一种混乱的视觉感受,而另一幅比较中美两国异同的饼状图却将根本不相关的数据放在了一起。


《信息图表的历史》由另一位《卫报》记者詹姆斯·鲍尔和一位伦敦图表设计师瓦伦蒂娜·德-菲利珀共同编著。他们在书中用大约100幅信息图表向读者展示了宇宙从大爆炸到现在的整个过程。为了让图表容纳尽可能多的数据,两位作者在设计方面花费了同样多的心思。因此,该书即取悦了读者也提供了相当数量的信息。他们设计的图表具有一种震撼力,其内容涉及各种乐器在过去几千年中的发展历程以及9次十字军东征的持续时间和军队的规模,而一幅有关英国、荷兰与西班牙在1750年-1800年间所进行的历次航海的精美图表,则通过对比清晰地展示出了,大不列颠是如何实际统治海洋的过程。



两位作者的设计匪夷所思,紧跟时代潮流,给印刷技术乃至从古至今一直在使用的造纸原料带来了挑战。然而,他们却忘记了传递信息的最终目的。在一件有关婚姻状况的图表中,他们使用了一种带有纺锤形圆点的柱状图——这些圆点的精美程度使读者几乎无法发现数据中隐藏的真实“故事”:在1970年-2009年间,许多国家的婚姻数量减少了一半。尽管该书能够给读者提供欢乐,但是作者总是不遵守Yau在《数据点》中所提倡的信息图表规则。




但是,这些书到底该不该印刷在纸上出版呢?如今,像《风之图》等最具特色的图表都是为了在网络上展示而创作的。未来的信息图表将是一种数字化作品,其数据将以实时的方式在图表中流动,其内容将由阅读者的参与情况来决定。如此,一张好的图表的内容必将发生改变。现在,这场革命才刚刚开始。


 

可能感兴趣的职位

30+万海丁微名片用户的选择
微名片
欢迎关注海丁网精准招聘微信公众账号。it求职/it招聘就上海丁网
可能感兴趣的活动全部>
海丁微名片 - 人才地图 - IT求职 - 海丁介绍 - 客服帮助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海丁网 @2011-2014(沪ICP备120011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