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 资讯列表 > 当前资讯

网络公开课席卷美国:传统大学成互联网受害者?

发布时间:2014-04-01 09:11
177 次阅读

新现象:美大学流行“在线课程”

  一个大雨冬夜,麻省理工学院(MIT)辛格尔顿会堂46-3002房间内,生物学教授埃里克·兰德正待开讲《生物学导论:生命的奥妙》,报名该课的98名学生全部出席,早早就座。

  一群技术人员环绕课堂,三台摄像机对着讲台,专业舞台灯光把房间照得亮如白昼。导播詹姆斯·唐纳德用手势指示“开播”,兰德开讲。他一边讲一边注视面前一台题词机。这是为让兰德与他看不见的远程学生“互动”更自然。

  这是麻省理工和哈佛大学合作创立的非营利教育机构edX在录制“大众开放在线课程”(简称MOOC)内容。只要连上互联网,全世界任何人都能免费听兰德亲授这门课。

  从2010年开始,类似情景在美国最顶尖的高等学府频繁出现。当斯坦福大学的塞巴斯蒂安·斯朗提供的免费网络课程《人工智能》吸引了全世界超过16万名学生之后,斯朗教授认为可以把这个做成一项事业,所以他创立了Udacity公司,专门来推广网络公开课。

  斯朗教授希望看到高等教育领域掀起一场革命,为更多有志向学的学生提供优质免费的大学课程。尤其是给贫困生以希望,给那些原本没有可能接受高等教育的学生提供课程。

  

新趋势:正在颠覆大学教学传统

  最初,人们乐观得以为随着在线教学日益普及,传统大学的存在意义将被削弱。2012年,越来越多的高校开始将大学公开课放到网上,这一年甚至被认为是MOOC的元年。哈佛商学院教授克莱顿·克里斯滕森甚至预测:最快只需15年,美国大学有一半得破产。

  在大学校园内,教职人员对此却喜忧参半:MOOC是一种新生力量,冲击甚至颠覆着大学教学传统,令他们必须重新审视以往的教学方式。

  2012年7月,美国杜克大学宣布与在线教育网站Coursera合作,推出8门课程。大学教导技术中心主任琳恩·奥布赖恩发现,在线教学实验在校园内引发了一场课堂教学思维改革:MOOC导师们不约而同把课程缩短,“没有一门课持续14周。”这引发了新问题:假如有学生只想学习课程的一部分,学校是否需要“量体裁衣”?如此一来,大学需不需要读4年?

  当然,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一项调查显示,100万网络公开课的用户,这些人中仅有约一半人听过一堂课,而只有4%的用户完成了其注册的全部课程。而宾大的另一项调查则发现,上宾大网络公开课的人中,80%的人都已经有一个学位。

  

新尝试:“人民大学”尝试提供学位

  更进一步,如果网络公开课最终能够被用来提供学位,或许也能激励部分没有学位的参与者。美国开办的“人民大学(University of the People)”就从2009年开始了这一冒险历程。

  目前,我们还没有办法全面评价这个“人民大学”学位到底价值几何,因为这所大学1500名来自全球137国的学生,只有736名还在册,另一半学生已经“辍学”。而大约几十位毕业生要到明年才能进入市场。

  根据《纽约时报》之前的调查,“人民大学”有100万美元的年度预算、14位受薪员工和300位志愿者。其运营资金主要源自基金会捐款——其中包括惠普(32.04, 0.11, 0.34%)和盖茨基金会、卡内基公司,外加学生缴纳的申请费(在10到50美元之间)和考试费(每人100美元),不过他们可以申请豁免这些费用。而钟情教育的以色列商人雷谢夫已经为这所大学贡献了350万美元自有资金。

  但全球的学生到底能不能被激励起来?“人民大学”50%以上的辍学率,恐怕无法让人乐观。当然,其中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是:美国各种专业的教育委员会或者各州教育部门现在还不承认“人民大学”的学历。

  

缺陷明显

  缺激励机制与强制手段

  在美国,一方面大学的网络课程火爆,一方面却是只有很少的学生完成了注册课程。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这实际上涉及到目前在线网络教学的缺陷问题。

  首先,所有的网络公开课强烈依赖参与者的自制力,各种原因致学生难以持续网络课程。

  在学习过程中,通常只有少数学生才能达到,4%的课程完成率也证明了这一点。这就好比辍学现象。

  引发辍学的原因有很多,其中重要的一点是家庭收入低。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意味着这些孩子需将其时间和精力更多用于家庭的事务,而不是学习。同样的道理,网络公开课的参与者也需要面临各种困境,这些困境或许是我们难以想象的。但这些困境会迫使他们无法继续专心学习,进而离开网络课堂。

  第二个原因是缺乏传统课堂的有效交流,直接导致网络公开课的吸引力下降。

  课堂的交流以及同学通过交流构建起来的关系,对学生具有很大的吸引力;在线网络课程无法实现这样的吸引力。

  在线课程的互动,显然还需要借助技术手段来强化,实现更加逼真、更加实时。

  第三个原因是:网络公开课没有钱就一定搞不下去。

  钱来的方式要么是用者自付,就是参与者承担。或者是政府补贴,变成政府购买教育的部分。

  在美国的公立大学还不是太现实,因为联邦政府正削减公立大学经费,不太可能另外拨出经费来支持公开课;要么是来自非营利组织,例如各类支持科技和教育的基金会等。但出钱的若无法协调课程开发者和参与者的激励,总是会出问题。

  

质疑不断

  未来的教师会变成演员

  实际上,大学开放课暴露出来的种种弊端,也引起越来越多教育工作者的隐忧。上周,美国加州大学校长简内特·纳波利塔诺也加入质疑者的行列。他说,大学公开课的形式使教育脱离了其本质——将老师变成了演员,每一堂课都像一个精心编排的节目,课程设计成了影视制作。

  更让教育工作者担心的是,网络课程也许会让教育的魅力丧失殆尽。不久以前,美国加州大学管理层作出决定:测试在校内的本科教育阶段推行全网络化的可能性。这项举措遭到很多老师的反对。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教授温迪·布朗就在校园论坛上尖锐地指出:“难道教室仅仅是老师们传送知识的地方吗?当然不!这是脑力激荡、智慧碰撞的场所,是老师们用自己的热情感染学生、点燃学生对科学与文学向往的场所!而一旦失去了教室,我们会连带失去所有!”

  另外,通过传统方式上课的学生,及格率远高于通过网络课考试的学生。这意味着,网络课的学生需要缴纳更多的考试费用。

  难道就没有一种方法可以两全其美、既让更多人共享优质教育资源,同时尽可能保留良好的教育传统吗?伊利诺伊大学斯普林菲尔德分校正在进行类似尝试。他们选派一些老师来担任辅导员,要求他们成为在线学生的好朋友,帮助学生熟悉校内各级机构,同时推进学生们与教授的即时交流。简单说来,就是建立学生与学校之间的密切关系,让学生们虽然各自分散在电脑的另一端,仍然能感觉到自己是学校的一分子。

  

互联网“入侵”大学非坏事

  互联网正在改变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一些悲观而大胆的预测认为,传统报刊杂志和实体销售网络将“消亡”。

  甚至有人预测,几十年内货币都将成为多余,消费者凭着刷卡就能解决一切问题。这几年又有一派新说崛起,人为传统大学将成为互联网的下一个受害者。

  上述描述是否会成真还不确定,但有一点恐怕可以肯定:这其中难免夸大之词。

  我相信20年后我们还会看报纸杂志,虽然也许是在kindle上;我们还会有实体书店和各种商店。当然,我们的子孙还会上大学。但另一点也同样是肯定的:纸媒确实面临转型,实体书店确实出现倒闭。

  因此,那些用钢筋混凝土构筑的大学校园,未来究竟会如何?传统校园是否是互联网的下一个受害者呢?目前来说,一流大学很难倒掉。现代社会已经创造了相当规模的高端消费者。一流大学,还会追加投资精益求精,尽力让这样的精英满意。与此相反,“低端大学”会成为互联网入侵的受益者。这些学校,将砍掉许多消费者所不需要的昂贵“性能”,其廉价战略会受到很多学生的欢迎。

  最有危机感的,恐怕是那些中间层次的大学。这些学校在基础设施上已经投入巨大的资本,雇佣的教授规模和质量都相当可观,但未来这里的学生可能多被低端大学抢走,最终变卖空荡荡的校园。

  我们必须承认的是,“互联网思维”正在改变生活,包括传统大学。与其说互联网“侵害”了传统大学,倒不如说互联网对传统大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可能感兴趣的职位

30+万海丁微名片用户的选择
微名片
欢迎关注海丁网精准招聘微信公众账号。it求职/it招聘就上海丁网
可能感兴趣的活动全部>
海丁微名片 - 人才地图 - IT求职 - 海丁介绍 - 客服帮助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海丁网 @2011-2014(沪ICP备120011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