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 资讯列表 > 当前资讯

年底4G基站将占全球六成

发布时间:2014-03-19 08:33
Tag: 基站 4G 移动
153 次阅读

4G网速快,三大运营商的4G赛跑更快。

  3月16日,广东成为中国移动首个全省范围开展4G正式商用的省份。中国移动广东公司总经理钟天华表示,到今年年底,中国移动仅在广东将建成6.5万个基站,4G一年的基站数将相当于3G五年、2G十年的建站规模。

  至于另两家尚未拿到自己属意的FDD-TTE牌照的运营商,也只争朝夕。中国联通已确定于3月18日宣布提供4G服务;而中国电信则从2月21日起开始销售4G数据终端和上网卡套餐。

  

广东拉动320亿元产值

  “到年底,中国移动的4G基站规模将相当于全球4G基站总数的60%。”到任广东不久的钟天华表示,仅广东一省,中国移动平均每天将建成400个基站,到今年年底计划建成6.5万个基站,相当于全球4G基站总数的8%-10%。

  1994年10月,广东率先在全国开通GSM网络。广东移动披露的数据显示,过去20年,这张2G网络上所建成的基站数是7.7万个。而过去五年广东移动建成的3G基站总数是5.1万个。一年相当于5年、10年的建网速度,显示中国移动在4G布局上的心情之迫切。

  截至目前,中国移动在广东全省已建成2.6万个4G基站,实现了所有县以上主城区和部分重要乡镇的连续覆盖。

  运营商在4G布局上的大干快上,对于产业链来说意味着丰厚的市场蛋糕。钟天华表示,2014年,广东移动将投入100亿元补贴终端,100亿元补贴渠道资源,建立1万个4G销售核心网点,全年销售1600万台4G终端,拉动320亿元产值。

  3月16日,广东移动在宣布全省4G正式商用的同时,还与一众手机厂商举行4G手机订货会,14家手机厂商纷纷亮出了自己的供货目标,其中华为400万部、酷派320万部、三星240万部、中兴150万部、金立140万部。

  广东移动在去年12月在广州、深圳两地正式商用4G,截至目前已发展30万用户,目前在售的4G智能手机为32款,其中有5款千元机。钟天华称,预计2014年底4G手机的种类将超过200款,其中千元机及以下机型将超过20款。

  中兴通讯副总裁刘金龙表示,TD-LTE和FDD-LTE制式在很多方面都是相同的,而且目前全球参与FDD-LTE制式的重要设备厂商都已参与到TD-LTE上,因此,无论是网络还是手机终端,在成熟度上是没有问题的。

  

CSFB方案考验

  一位业界人士则表示,中国移动财力雄厚,在面对4G放手一搏的格局下,4G网络覆盖和手机终端都不会是太大问题,当前可能遇到的一大障碍,可能是使用CSFB方案带来的漏接电话问题,即此前业界讨论颇多的“延时门”。这是指使用CSFB方案的4G手机(如苹果5S)打电话和上网功能在切换时会出现延迟、漏接电话,甚至断线的情况。

  目前4G手机有三种语音解决方案:双待机、CSFB和VoLTE。双待机,即数据走4G网络,语音走2G/3G网络;CSFB,即Circuit Switched Fallback,是语音业务回落至2G网络进行,通话结束后再返回4G网络。VoLTE,即Voice over LTE,语音和数据业务均走4G网络。

  中国移动的目标是VoLTE,但目前的过渡阶段,主要采用的是CSFB和双待机语音解决方案。尤其,由于苹果iPhone5s和iPhone5c采用的是CSFB(语音回落方案),为了尽快与苹果达成合作,中国移动在去年年底前完成了对多个城市4G网络的CSFB改造。

  

价格战迹象

  “睡一觉起来发现房子是移动的了,这纯粹是个笑话。”近段时间坊间关于移动4G资费的调侃段子,也被钟天华主动提及。

  钟天华表示,此次4G全省商用后,广东移动将4G最低消费门槛从128元降到58元。新增的58元/ 88元两档4G资费套餐,分别给予用户每月50分钟、200分钟国内主叫分钟数和760M、1100M流量。

  这是中国移动对此前外界关于其4G资费高门槛的回应,也意味着4G的阳春白雪尚未维持几个月,就将快速划入大众消费市场。

  中国移动快速调低资费门槛,与其归结于前文提及的吐槽段子的力量,不如说是运营商的4G竞争所致。正如工信部部长苗圩此前所言,“目前4G资费的确较高,督促电信运营商考虑民声期盼,最终还是要靠鼓励竞争,让运营商把4G资费降下来。”

  近日一份联通4G宣传海报流传于网络,其最大亮点是“20元包2G流量”。尽管联通的4G战略要到3月18日才正式公布,但业界猜测联通不排除会在价格上做文章。中国联通总经理陆益民近日谈及对4G的看法表态则是:“联通一定让大家用得起、用得好,4G不会是大家用不起的奢侈品。”

  尽管目前广东移动只是新增低价位套餐,并未真正降低4G资费水平,但未来三大运营商在4G市场正面开打之后,价格战毫无疑问是最为重要的竞争手段之一。

  而从日本、美国等国的4G运营情况来看,相对于3G来说,4G其实无法有效提高运营商的ARPU值,对运营商冀望的“去管道化”也无太大效果。

  香港4G市场的发展也证明了这一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曾在2012年8月到香港测试过当地4G网络覆盖。当时,香港已经有4家运营商开通了4G的LTE网络,另一家运营商数码通也即将加入竞逐之列。但对于运营商来说,尽管他们将网速提高了7-10倍,但却难以从消费者那里获得更多的收入。

  “从3G到4G,网速提高了很多倍,但运营商没有办法收到更多的钱。”《IT电讯市场》月刊总编辑邓振良当时对记者表示,几家运营商遇到的情况都很类似。也就是说,当电信运营商在3G时代为沦为管道而焦虑时,他们在LTE时代被管道化的速度可能将进一步加快。

  不过,对于3G尚处回收期的中国三大运营商来说,4G竞逐势必意味着新一轮的大规模投资比拼,而与之直接挂钩的则是4G网络的投资回报。

  值得注意的一个细节是,广东移动豪言4G一年建站规模达到2G十年,这一方面体现了其上马4G的迫切,另一方面也暗示:由于4G网络使用了高频段,为达到同样的覆盖水平,要建设数量更多的基站。而这将推高运营商的网络建设成本。

  运营商在4G时代更加凸显出来的“管道化”尴尬是:越来越高的网络速率,很可能为其带来更为强悍的外部OTT对手。

可能感兴趣的职位

30+万海丁微名片用户的选择
微名片
欢迎关注海丁网精准招聘微信公众账号。it求职/it招聘就上海丁网
可能感兴趣的活动全部>
海丁微名片 - 人才地图 - IT求职 - 海丁介绍 - 客服帮助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海丁网 @2011-2014(沪ICP备120011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