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 资讯列表 > 当前资讯

雷军豹变:给自己重新刷了一个系统

发布时间:2014-03-14 09:19
254 次阅读

雷军豹变:给自己重新刷了一个系统

2009年12月16日,雪夜,北京燕山酒店对面,酒廊咖啡馆。事后想来,这是一个郁郁不得志的IT老人转变为新贵的前夜。

当晚雷军喊朋友喝酒,毕胜、黎万强、李学凌等金山旧部和朋友在列。当晚雷军在伤感、挫败和矛盾的情绪中度过,一边唏嘘不已,一边一瓶接着一瓶地灌下喜力啤酒。一群人都越喝越多。11点半,雷军才开口说,今天是他的40岁生日。毕胜回忆,当时的谈话基调是反思:“(雷军)讲他的劳模人生,是不是错了?反思自己这么多年的职业生涯,从领导哲学,到做事哲学上是不是有错。”

聚会临近结束,大家说40岁了,总结一下。雷军留下一句话:“要顺势而为,不要逆势而动。”

大家在双榆树当代商城的岔道口,分头打车回家。

这一年,已经从金山退休的雷军找到了他要的“势”:移动互联网。他看到智能手机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雷军当时的身份是天使投资人,起初想投黄章——黄章仅有初中学历,以工匠精神、行事低调和为人偏执闻名,其一手打造的魅族手机在国内拥趸众多。两人一度往来频繁,关系在2010年前后空前密切。

小米的联合创始人王川说,当年雷军与黄章彼此都是真诚相对,黄章把做手机的经验倾囊相授,雷军则把软件、互联网和公司运作的规则悉数教给黄章,甚至一度愿意为魅族押上全部身家。

“投资魅族这事,他刚开始很狂热,他很欣赏黄章,就像谈恋爱,你欣赏时只能看到优点。黄章有巨大的优点也有巨大的缺点。但一个企业需要你某方面特别强,其他也不能弱。”

王川对《人物》记者回忆他曾劝雷军谨慎,“我说你能管吗?他说投了就是听天由命。(投资魅族)基本上就是他的家底了,我说我反对,他说不会亏,我说不会亏和浪费机会是两个概念。”

在王川看来,雷军最终没有投资魅族的原因是:两人对于人才的看法存在巨大分歧。

核心是两件事:雷军对黄章说,魅族一位高管软件硬件都很强,但一分钱股份没有,很容易被别人挖走,黄对此的回答让雷震惊,“他被挖走了我自己能干”;雷军又花了几个月说服黄章从Windows Phone手机系统转向Android手机系统,并把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林斌介绍给他,希望黄能分5%的股份给林斌,用来吸引林斌加盟,黄章不同意。

出道22年,雷军早已名满天下,但获得真正现象级的影响力始于这里,他决定自己干。

江湖前辈

周鸿祎在1995年结识雷军,当时周研究生毕业不久,在方正做程序员,雷已经坐镇北京金山。

“当时对我来讲,雷军算是传奇人物。”周鸿祎对《人物》记者回忆,当年北京满大街跑的还是黄面的,周鸿祎每天要挤3个小时公车上班,而雷军那时候就已经开上一辆白色桑塔纳,“就像今天开一个卡宴。”

说话之间,一场颁奖典礼正在360总部大楼外举行,一位搜索工程师因工作出色,得到了一辆卡宴作为奖励。

周鸿祎把那时与雷军的交往定义为“很长时间的仰视”。“当年搞电脑是很高档的行业,他又属于里面人中龙凤,又年轻,又有金山这样一个平台,内心的骄傲肯定有。”

“在我们这一拨人里,他出道的时候,也许丁磊、马化腾都刚参加工作,没准儿陈天桥还在学校呢,我也刚毕业参加工作。按世俗的标准,他更早获得了社会的认可。实话说,从江湖辈分来说,他比我们(要高),他应该可以赶上算求伯君那一代,和杨元庆,和(当时)中关村的这些人是齐名的,我们互联网这一拨人只能算第二拨。”周鸿祎说。

在当年的中关村,雷军与周鸿祎谈论着未来的各种可能性,甚至提出过卖水、卖盒饭的想法。“他说,如果去卖水,要请刘德华做代言人,这个水叫‘忘情水’。如果去卖盒饭,会做得如何如何不一样——大家都看不起,觉得这是一个什么生意——但他连这些都能讲得非常有逻辑性。”周鸿祎笑着回忆。

雷军善于总结一二三,说话斩钉截铁,富有说服力。“他跟你说话的时候,内心非常真诚,也非常相信,每句话都板上钉钉,好像牛顿定律一样,这就叫‘现实扭曲力场’,非常有说服力。你会受到他的感染,什么事在他一说,前景都很宏大。”

很早,雷军在市场营销上的功力就让周鸿祎感到惊奇,金山在1998年《金山词霸Ⅲ》首发仪式上借势歌手白雪和零点乐队开露天演唱会,激起用户和经销商的热情,以及在1999年发动的“红色正版风暴”,3个月促销期内,雷军将金山两套软件从168元下调至28元,最终销量突破了110万套,创下中国正版软件销售的历史纪录。“在没有互联网的时候,他已经很懂得怎么去发动用户。这一方面当时是我完全不懂的。”

勤奋,而且过度信任勤奋

一个业内普遍的认识是:论勤奋,无人能出雷军其右。周鸿祎在互联网界以勤奋闻名,但是与雷军相比,他自认不如。雷军的下属和朋友对他的旺盛精力体认更深,并相信其中有天赋的成分——他可以通宵达旦地工作,在很长时间里只睡四五个小时。

王川是小米的8位合伙人之一,也是与雷军交往10年的挚友。他从2004年起开始教雷军滑雪,发现很多本不相识的金山员工对他表示感激。“说雷总觉得春节、十一放7天假太浪费时间了,咱放假3天,后4天开战略研讨会。后来我拉他去世界各地滑雪,没有七八天回不来。大家就能完整在家过春节。”

《人物》记者采访过的每个人都承认,雷军做事一丝不苟,关注细节,追求完美。冯鑫认为,金山时期的雷军勤奋,而且过度信任勤奋。这指的是他在小处事无巨细地操劳,却失之对大势的把握。冯鑫记得雷军曾经亲手为他收拾过两次杂乱的办公桌,并留下署名字条。“就是告诉你说,这活儿我帮你干了。你肯定会想想,以后自己注意。”

雷军的朋友、百度前市场总监毕胜向《人物》记者描述了首次见到雷军的印象:“一尘不染。”他注意到,雷军会在抽完一根中南海香烟后,用手将散落在桌上的残余烟灰拂进烟灰缸里。

然而,15年下来,雷军深厚广博的商业才能、无休止的辛苦劳顿、不停反思形成的克己能力、亲力亲为的示范效应⋯⋯却没有让金山取得足够显赫的成功。

“突然有一天想明白自己是头猪”

“雷军真正脱胎换骨的变化是他离开金山,出去做投资。在那之前,你可以说雷军还不太懂互联网,在那之后,雷军成了一个互联网专家。”周鸿祎说,过去的雷军被金山的包袱拖住了。“我觉得他当年离开金山,也许很郁闷,也许不太开心,但这个挫折没有把他击倒,反而是给了他一个跳出来反观自己的机会。一旦把互联网的‘道’弄明白了,雷军过去这么多年积累的那些‘术’马上就会发挥作用。”

2008年的一天,雷军去找王川滑雪,两人在坐缆车的间隙聊天。仅仅几个月的时间,王川就发现雷军的格局变了,眼界从“用显微镜看事情”开阔到“用望远镜看事情”,“我当时对他说,你的水平提高了一个数量级。他说他以前一直说抬头看路,以为自己抬头看路,但其实还是低头干事,他的思考是基于金山的。”

“金山是一个管理很强的公司,他一声令下,说往东全往东。你有想法,觉得应该往西,有意见先保留,干了再说。”王川说,“投资呢,恰恰就是你看着别人干,所谓‘帮忙不添乱,在位不逾位’。我觉得他做风投以后更能容忍别人的想法跟他不一样。”

欢聚时代CEO李学凌说:“他以前都是hands on(亲力亲为)做事情,现在没有这么hands on了。做投资,不得不放下,就慢慢知道,原来是可以放下的。”

雷军放下的不只是事情,也是某种意义上的自己。冯鑫记得雷军在金山有撕纸的小习惯——找一张纸,撕来撕去,直到最小——他的手里要一直拿着东西去处理。“雷军外柔内刚,无论他表面怎么客气,你随时都能感觉到他特别想达到当时的目的,特别明显,甚至因为这个原因,你能看到他每一分钟都不是放松的。现在呢,当中间出现一个与正事无关的事,他能够投入进去享受一会儿。比如他在(小米发布会)舞台上讲话的时候,他突然很轻松,他现在能够让自己停下来了。”

雷军告诉王川,他突然有一天想明白自己是头猪,从此一切都一帆风顺了。

顺势而为

周鸿祎仔细地研究过小米的商业模式,自诩为雷军以外第一个参透其秘密的人。他用8个字评价小米的成就:“没有对手,一骑绝尘。”

他定义小米的模式:互联网硬件。传统手机厂商卖手机是把硬件卖给客户,卖完后从此两清,再发生关系就是维修环节。小米卖手机,硬件不再是一个孤立的生意,购买者既是客户又是用户,卖完后彼此的关系才刚刚开始,小米可以依靠内容和服务吸引用户持续消费。而且,小米把电子商务作为主要销售渠道,节省渠道成本,主打性价比;凭借MIUI细腻的软件界面,让用户获得媲美iPhone的用户体验;利用社交网络营销,取得远超线下的传播效果。

以上几点对于传统手机厂商几乎不可想象。3年前,周鸿祎曾经想找一家厂商联手阻击小米,拜访了一圈下来才发现做不到——当他口沫横飞地讲完小米模式后,大家只会很疑惑地看着他,让他觉得自己很傻。“(手机厂商)绝大多数太成功了,活在过去,不愿意承认这个趋势。一台手机�来赚1000元,这1000元要分到渠道,分到零售,你跟我说卖硬件不赚钱了,在你那儿下载一个软件一块钱,靠这个赚钱,有没有搞错?”

“自宫”是周鸿祎近来偏爱的一个词汇,他用这个比喻形容传统手机厂商向互联网转型的艰难和痛苦。“当你一年几十亿、上百亿的收入来自于这个领域,让你把今天卖手机(硬件)的收入全部放弃掉,你能做到吗?不放,你可能会丢掉未来。放掉,你可能死。你知道宫自己和被别人宫有什么差别吗?就是宫完了,刀在谁手里的问题。”

周鸿祎用“看不起、看不清、看不懂、看不见”概括传统手机厂商眼中的小米—3年过去,小米与其他手机厂商的距离日渐拉大,如今前者烟尘滚滚,后者难望其项背。

互联网公司陷在自己的业务之战中,拔不出来。传统硬件公司没有互联网基因。小米在这两者的结合部看到了一个非常大的空间。“雷军在金山时期,他只是根据过去看现在,所谓‘过去’就是总结微软怎么成功的;他在投资互联网的时候,投得不错,但是也没有被证明特别有远见。但是小米这件事,我认为他确实站得比我们(这一代互联网企业家)都高,看得比我们所有人都更远。”周鸿祎说。

制度自信

在与他相交多年的人眼中,雷军为人谦逊,举止可亲,又十分敏感,渴望受人尊重,期待为人敬仰。

方兴东感觉,雷军心思很重,一些无心之举也会伤害到他。2000年,有一次雷军来找方兴东,正逢方在接一个投资者的紧急电话,让雷等了半个小时。这件事让雷军10多年一直耿耿于怀。“每次一喝酒,他喝到一定程度,必然要说这个,起码给我讲了5次。我每次说,好了雷军,这个事情说到这里就忘掉吧,是我不对,但是你看他就忘不掉。”

周鸿祎回忆,两人在1990年代相识时,一次坐在雷军的车里聊天。周说雷做的《盘古组件》不好,雷军有点生气,表现为闭口不言,看着窗外开始抽烟,场面一时很尴尬。“后来我才知道盘古是他第一次滑铁卢,结果我就拿这事批评他,他肯定会觉得很难受。”

“雷军太在意别人对他的评价了。你越在意,越要把自己描绘得比较高大上,你就比较累。唯一我比他强的,就是我脸皮比他厚,不太怕别人骂我,或者骂我,过去了,就算了。”

周鸿祎解释说,雷军最早在中关村出道,受柳传志等中关村第一代企业家影响,追求的不仅是事业有成,为人处世上也力图成为楷模。

在金山期间,雷军要求下属周一到周四穿正装。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向当时的竞争对手微软看齐。“他希望学到对手的长处。”金山前总裁技术助理尚进说,“他很讲究气质。外边的人说我们,金山是个二三流公司,但有一流的气质。”曾是金山总裁助理的杨金钰说在一次产品发布会前,雷军批评连他在内的3位员工着装不当,嘱咐他们去百货商场选购西服。“他说,只有两种颜色可以选:蓝色,黑色。你看你,还穿紫色。”

今天,小米3年来连续的成功让这个原本拘谨的人重新舒展了开来,雷军开始更多地穿着休闲服,也不再要求统一着装。“现在的小米和当初的金山比,小米更自信了而已。制度上越来越自信,今天我相信我是对的。”尚进说,“那时候金山也没上过市,也没向行业证明我们多能赚钱。你凭什么说你这些都是对的?也许金山错了,我们是因为土才这样。但是到了小米,它不会觉得这是土。”

可能感兴趣的职位

30+万海丁微名片用户的选择
微名片
欢迎关注海丁网精准招聘微信公众账号。it求职/it招聘就上海丁网
可能感兴趣的活动全部>
海丁微名片 - 人才地图 - IT求职 - 海丁介绍 - 客服帮助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海丁网 @2011-2014(沪ICP备12001151号)